文章标题

2019-09-05 14:40:31 {数字}

    

  据南开大学官方公众号披露,8月18日,正值百年校庆倒计时60天,南开大学举办隆重仪式,聘请16位名家贤达担任南开大学校董。

    

  据一见君梳理发现,除了叶嘉莹和范曾之外,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中植企业集团董事局主席、创始人解直锟,紫光集团董事长、长江存储董事长赵伟国等14位企业家被聘为南开大学校董。

    

  其中,张文中为终身校董,赵伟国为资深校董,解直锟为校董。

    

  1

    

  被聘为校董,为何是这些企业家?

    

  从公开信息来看,张文中是南开大学1979级数学系本科、1985级管理学硕士;赵伟国曾于1993年师从南开大学原校长龚克教授攻读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通信硕士学位,其还担任南开大学兼职教授。

    

  其实不止如此。

    

  IDG全球董事长熊晓鸽此前用一句话总结过:“校董就是帮助学校,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2018年9月4日,物美集团创始人张文中现身南开大学开学典礼,宣布向母校捐资1亿元。

    

  当时媒体报道称,此次捐款是南开历史上数额最大的个人捐赠之一。算上累积捐资,张文中已成为南开历史上最大的捐资人。

    

  除了张文中,赵伟国也曾重金资助南开大学。

    

  2015年09月14日,《 中国青年报 》刊发 “赵伟国‘重炮’之路——清华产业创新发展模式(下)”一文称,2015年清华大学校庆时,赵伟国作出了一个决定,未来将把个人资产的70%捐赠给清华大学。他说,这是他给清华大学和自己48岁生日的礼物。近些年他已向社会捐赠约6亿元,其中给清华大学3个多亿,南开大学1个多亿。

    

  2

    

  除了校友,也有例外,比如中植集团解直锟并非南开毕业学生或者师从南开老师,而成为南开大学校董。

    

  事实上,2015年5月,南开大学与中植企业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中植企业集团向南开大学捐资5000万元,用于合作建设国家新材料研究院。

    

  2019年8月18日,一向低调的中植系掌门人解直锟公开亮相南开大学受聘校董仪式。

    

  中植集团在其官网首页核心位置刊发这一则信息。

    

  谁能成为校董呢?为何企业家要做校董?

    

  “要么德高望众,要么你做得很成功,给学生树立了榜样,又赚了很多钱,为学校做了贡献。”IDG全球董事长熊晓鸽曾说,“这样既回馈社会,也有利于公司形象。”

    

  3

    

  实际上,作为一种教育制度,校董会已经存在了上百年。

    

  美国高等院校的行政组织有各种模式,但有一点是相同的:校长和校董会。校董会(及下设的多个委员会)是最高权力机构,决定校长的任免,决策学校的办学、规划、投资等重大事务。校董会成员通常是教育领域之外的社会知名人士,包括企业家、政府官员、退休人士等――这既是一种个人荣誉也是一种公益行为。

    

  常春藤(The Council of Ivy Group Presidents)流传一种说法:普林斯顿由校董掌权,哈佛由校长掌权,耶鲁由教授掌权。实际上它们都由校董会掌握最终权力。而企业家校董一直扮演重要的角色。1968年对1100所高校董事会成员的调查表明,企业家占34%,洛克希德18名经理中有10人曾任校董。

    

  与美国高校由校董会决策不同,中国的高校是党委领导下的校长负责制,校董会出现得比较晚,是咨询性的,学校的重大事务在听取校董建议的基础上由校长来决定。

    

  不过,在中国,校董会也有一定的历史:1912年,孙中山成为复旦大学第一任校董,其“天下为公”也题予复旦的学生;上世纪30年代,校董会在东北大学(张学良兼任校长)也发挥了重大作用。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一见财经。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李显杰 )